最刺激的人生真人秀 这部NFL纪录片每年都记录一次

0 Comment

NFL有一个专门做纪录片的公司:NFL FILMS。

2001年开始,新赛季开始前,他们都跟踪一支球队,拍摄这支球队完整准备新赛季的5周时间。2012年开始每年都拍,今年已经是第14季了。片名始终如一:《硬汉训练营》。

在这个训练营里,每年会有80人左右参加,希望自己在新赛季得到一席之地,而最后只有53人能够进入新赛季大名单。

他们每年的选队都很有意思,今年是奥克兰突袭者。

相信我我看到这名字的时候跟你一样没有概念。

直到我知道他们签下了AB。安东尼奥-布朗,不是Angelababy。不过在场外搞事情上头条的能力,此AB一点不输彼AB。

等不来的AB

NFL的休赛期很长,对于AB和他的前东家钢人来说,12月底就已结束。

第一集用了7分钟来带出AB。

一个会在开营前三天就迫不及待要开始训练的人。

一个在训练中不会悠着点照顾自己受伤腿的人。

一个带着全家转战奥克兰期待未来的人。

一个和突袭者的四分卫德里克-卡尔在NFL的“全明星赛”职业碗中有过“一接之缘”的人。

突袭者为他付出了3年5412万美元的合同,全联盟薪水最高的外接手。

如果你搞不懂外接手是干嘛的,打个比方,他可能有点像足球世界曾经的因扎吉范尼,现在的C罗。通俗的说,完成最后一击的人。

对外接手有两个要求:跑得快,接的稳。

这是他即将开始的第9个NFL赛季。2014年起位列NFL现役百大球星,最低顺位?23.最高?2018年,第2。

但是,AB在《硬汉训练营》训练场上的戏份,已经不多了。

开营之前,AB坐上了热气球。加州帕纳谷的葡萄园风景怡人。“脚伤还要几天才能痊愈,但我斗志昂扬,我要和其他人一样为了争取一个位置而在训练营好好表现。”FLAG这样立下,然后……就倒了。

队医好不容易点头让AB参加合练,主教练格鲁登也觉得新84号带动了训练场上的氛围。

不过好景不长。

在第二周,AB把自己的脚底板展示在了摄像机面前:“我的脚就像是受了割礼。”

对于一个靠速度吃饭的选手来说,脚伤确实是个问题。厚厚的茧皮撕开,脱落。只有一个字:疼。

而在为什么受伤的问题上,AB十分尴尬:为了治疗起泡的脚,AB不惜飞到法国接受低温治疗,结果治疗过程中因为穿鞋不当,反而被烫伤。右脚肿起来,AB不得不接受开刀治疗消肿。

“我都站不起来,只能做一些趴着完成的训练。”

然后,布朗离开了训练营。

此后的AB,都是在教练和队友的口中。

等待布朗,是这个秋天突袭者最头疼也最重要的事情。毕竟在野兽模式马肖恩-林奇再一次退役之后,突袭者对进攻端未来最重要的规划就是布朗。

就连来打季前赛的公羊,关心的也是布朗在哪儿。

卡尔只能笑笑:他还在恢复

对手的问题却更直接:他在冷疗室里待了多久啊,30分钟?

围观训练营的媒体也在不断提着同一个问题:布朗怎样了

格鲁登也反反复复的念诵:今年我们比去年好了很多,我只是希望什么时候能够见到我们的外接手。

很快,格鲁登在电视上见到了他的新外接手的新消息:因为抗拒新赛季的新头盔标准规定,布朗开始向联盟申诉。

换新头盔这件事儿看起来比脚冻伤更让AB烦心。

教练组的会议上,格鲁登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就是:谁看见AB了吗?他是个很棒的球员,我真希望他能在这。

规矩就是规矩

训练营就是一个浓缩的社会人生百态。人生赢家AB可以为所欲为,还有更多的人,并不能随性的过活。

比如曾经在东密西西比学院打球的63号新秀截锋罗纳德-奥利。作为新秀自由球员,他得到了突袭者训练营的机会,但他并没有资本任性。

网飞的《最后的机会》曾经拍过他。当时他缺课,错过训练,教练罚他从橄榄球场的一个达阵区“滚”到另一个达阵区。就是字面意思,滚过去。

当时身背90号打线卫的奥利一脸吃惊,但还是照做了。“滚”完120码的眩晕可想而知。在突袭者训练营,奥利又尝到了这种感觉。

在训练营,奥利的大部分队友都看过那段出糗的视频。

“我只是想打橄榄球”奥利如是说。

但是奥利的橄榄球梦,至少为突袭者打橄榄球的梦,很快遇到了麻烦。

在做防守训练的时候,奥利的脚伤加剧,无法忍耐。而唯一无法完成训练的新人,结局已经预定。

更糟的是,他没有按防守教练巴克纳的要求在早上去接受治疗。“为什么你早上没有去接受治疗?”

“没人告诉我要去……”

当然不会有人再来告诉他要去接受治疗,成年人要为自己负责。

“你找我的时候我怎么说的来着?我让你每天都去治疗。你是这里唯一没有被选上的新秀通过《最后的机会》来的,你得知道自己要做什么。”

来自东密西西比的奥利不再有最后的机会,他的衣柜被清空,他的63号,很快交给了新来的维斯特布鲁克斯。

格鲁登的评价只有一句话:不想打球就滚蛋,如果我们不听教练的,还听谁的?

干这行需要每天不停的进步,我们没有看到奥利的进步。于是63号给了新来的韦斯特布鲁克斯。

有比奥利拼命很多的人,希望留下来。比如克罗斯比。他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文身,他很拼命。

“和AB以及卡尔这样的人共用一间更衣室,这太疯狂了。”他也很珍惜这样的机会。

对阵公羊的季前赛,克罗斯比手腕骨折。但是他不敢懈怠。在更衣室,医生跟他说:骨折了,如果你还想上场,我们可以晚一点再照X光,先用夹板给你固定住。

克罗斯比:就这么办吧。

再次出场的时候,看台上克罗斯比的女朋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:“很高兴他还能继续比赛,那球他整只手都被卡住了,他肯定骨折了。”

没错,骨折了。然而带着骨折的手,他还要高强度的把比赛拼完。以期可以继续留下来。回到更衣室,队医说至少四周才能痊愈,他依然需要当自己从没受过伤一样,继续关注接下来的训练和比赛。这就是生活。

竞争虽然惨烈,也总有幸运儿。当然还有那句老话,幸运总是给有准备的人。

基兰-多斯是奥克兰人。来自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。选秀的时候,他没能选上。但在这个夏天的训练营,本地人加盟本地球队。

对阵公羊的季前赛是他代表公羊的首秀。第三节比赛还剩10分钟的时候,多斯达阵。

家乡球队,主场,首次触球,首秀达阵,比赛获胜。没有比这再完美的剧情了。虽然多斯的推进只有3码左右。

格鲁登也承认:这小子打的真好。

替补席上的伦弗罗祝贺队友:这剧情编都编不出来啊。

然而没有什么是理所应当的。对阵公羊的比赛6天前,多斯还不会用发球机训练接球。进攻教练又示范了一次,他才能跟上节奏。

好问是多斯的优点之一,他也会主动的去询问主帅格鲁登:“作为外接手,我应该如何向对手施压?我是不是应该站在起球线上?”

训练营的人很多,格鲁登则敏锐的观察着一切:“你的问题就是想得太多。这两天你都有很高质量的接球,你昨天在门柱那里接了一个很漂亮的球,当时约瑟夫在红区防你;对位乔伊纳也接的很漂亮。”

故事和淘汰,还在继续。

更多精彩,尽在https://wartimepassion.com